心理醫生記錄了段某的傾述

點閱數:217  日期:2017-06-07  【友善列印

  由單位領導為他們請來的心理醫生記錄了段某的傾述——

  她說,在初婚的近一年間,他們的夫婦性生活還是正常的。隨著有了女兒,兩人又有了各自主管的工作項目,而且她又要常常出差去協助做一些項目實驗,生活又緊張又勞累。開始,對于丈夫的性要求,她開始還能遷就。慢慢地,她對丈夫的做愛要求產生了厭煩,記不得有多少次,她都是在覺得很累,很麻木,毫無激情,恨不能趕快分開各自安然入睡的狀態下和丈夫完成了性生活。后來,她甚至有些害怕丈夫提出性要求,實行了同室分居。

  丈夫丁某也是要頻繁出差。

雖然說“小別勝新婚”,但雙方卻更難擁有互相充分交流感情的時間和精力。丁某既體諒妻子承受的工作和家庭的雙重緊張和疲倦,又出自他所受的傳統教育的束縛,對于自己主動向妻子提出性要求也有沉重的心理負擔。一年多來,雙方幾乎一直處于沒有充分交流,沒有興奮,沒有高潮形成的性關系狀態。

  無疑,雙方的心理都受到了無形的戕傷。更嚴重的是,妻子一次竟無意中發現丈夫在手淫,雙方都為此感到極其難為情。

  如果說,他們以前在性生活方面的減少還有理性的體諒,而這次卻形成了他們嚴重的心理障礙,女方感到性生活很臟,不堪入目,總覺得有第三雙眼睛在場;男方則被無端的負罪感壓抑著,靠幻想中的強刺激才能引發沖動。在別人看他們夫妻雙雙在事業上比翼雙飛,在家庭中相敬如賓的羨慕目光中,沒有人知道,他們雙雙已經陷入了性淡漠的心理障礙“黑洞”中難以自拔。

  丈夫的變化特別明顯,他常常是在自己睡覺時被夢境似的性意識激發起強烈的性沖動,以至發展到看到電視中并非是性行為,而只是男歡女愛的畫面、對話;甚至看到街為牛仔服做的很健康的男人和女人很親呢的廣告也會發生性沖動,幾乎難以自禁;而和妻子發生身體的接觸時,性沖動卻并不強烈更難持久。

回到頂部